企业家与企业的冲突:非常可怕的伪骄傲

 企业家与企业的冲突:非常可怕的伪骄傲


  中国更多的企业家陷入一种深深的困惑,一方面他们要带领企业去追求更大的利润,另一方面作为个人,他们又要实现人生自我的幸福,在这种双重力量的挤压下,企业家们是迷失的。可以说,他们至今都是把企业追求的目标与企业家追求的人生目标混为一谈。

  很多时候,他们有意或者无意地默默承受着这种困惑带来的迷失和灾难,一步步走向难以挽救的境地,最终成为人生价值观念扬弃或转换的牺牲品。

  一种可怕的伪骄傲

  前不久,卷入美国玩具回收案的中国玩具制造商,52岁的香港商人张树鸿,因为不堪忍受1900万件玩具被召回的沉重打击,在公司仓库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一位企业家的生命,竟然就这样染上了一层以死明志的悲壮。

  由此我们发现,太多的企业家,将自己捆绑在沉重的企业使命之下,最后在无限的荣光与责任中,耗尽自己最后的生命之光。

  2004年的深秋,在温州最早发达、拥有显赫声名的王均瑶,由于常年负重,积劳成疾,最后不治而亡,就是一个英雄主义者暗无天日的葬礼。

  就在人们还没有从王均瑶离世的悲伤中平复过来的时候,第二年的春天,59岁的陈逸飞,出于对艺术和电影的狂热,不惜冒着生命危险,完成了人生最后的著作。结果,却在一个刚刚应该开始享受最安逸的时光的人生阶段,带着深深的遗憾匆匆离去。

  这个名单还有很长很长,猝死的彭作义,患胃癌的孙德棣,跳楼的赵恩龙,自缢的徐凯,坠楼的刘殿军——短短数年,为了企业的光荣与梦想,企业家们透支着自己的生命,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灾难。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,正在处于一个四顾茫茫的巨大困惑之中。而这些人,大都对于自身面临的困惑和窘境,全然不知,或者全然不知如何挣脱出来。

  如果在过去,我们的社会一定会以此为骄傲,我们的民众也会为他们流下骄傲的眼泪,但时过境迁,如今的我们除了感伤,除了扼腕,在反思中再不会被一种伪骄傲罩住我们的双眼。造成这种可怕的伪骄傲除了企业家自身原因,更多的还是我们社会倡导的那种令人担忧的自杀式奋斗精神,全然不顾人性对社会彰显出的本源力量,乃至于对社会产生的推动作用。

  自杀式奋斗精神的终结

  当我们面对这种自杀式奋斗精神,我们无须再来论证它的合理性和意义,其实关于这种现象的是与非人们早有评说。只是现象给我们的启示比我们评说起来更让人回味无穷。

  一种文化传统的跨越式延伸,必然会有些曾经的精华化为历史,那些曾经被忽略的东西,变成为一种普世的价值。

  曾经,封建社会赖以生存的文化,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导致集权制和皇权的不可侵犯。在当时的时代,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。可到了今天的社会,这样的观念,反而变成了一种桎梏。

  离开了专制的土壤,以某一种势力至上的观点,就成为了可怕的偏执。可是,被儒家文化深刻浸染的企业家们,很多时候就不自觉地偏执起来,他们固执地去寻求基于权钱势层面的不断强大,以此来作为自己的生存意义和价值取向。渐渐地,他们忽略了生命本身应该受到的最起码的尊重和敬畏,陷入了无休止对财富和权力的争夺之中。

  从中国近百年的社会发展来看,革命和变革的运动一个接着一个,变革就需要牺牲,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,是无数先烈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,为我们换来了一个和平强大的盛世。在那个时候,革命者的生命虽然平凡,却异常崇高。他们并不企望什么更加自我的目标,而是怀抱着一个伟大的信仰,用自己弱小的身躯,去争取革命的胜利,为建立新中国,为自己的后人,留下一片来之不易足以泽福的土地。革命先烈用生命换来的不是直接的经济财富,但是他们换来了创造财富和发展经济的社会环境和平台。如今,中国社会经济发展,社会和谐,那些曾经让我们不惜生命一往无前的理由已经渐渐变成了缅怀,可尽管那样的人生如此伟大,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来模仿,从而在和平建设时期,用一种自杀式奋斗精神来无谓地践踏我们自己的生命。

  中国传统中的那些纵横交错的权力观、战争年代的使命观,以及万世千秋的传承观,在这个和平的年代里,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今天,仿佛一件件原本神通广大的法器,一夜之间让人们有了更多的忧虑和反思。因为这些一直都被广大善良民众珍视的法则,现在看起来,倒真是应该拿到阳光下去折射出多棱的思考角度来。

  

文福网本文地址 » http://www.wenfu.net/yuedu/18202121333/3955613.html

更多阅读

卡洛克:实现家族与企业的双赢

     欧洲工商管理学院(INSEAD)的兰德尔 · 卡洛克(Randel S. Carlock)教授是国际公认的家族关系和治理领域的专家,他提出的家族企业“双层规划流程”(The Parallel Planning Process)是一个既严谨又实用的模型,对家族和企业这两个相互冲

政府与企业的关系:日本的经验与教训

     冷战结束后,经济学家对经济体制的兴趣,由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比较,转移到资本主义内部的差异上,他们意外发现,在通常被认为是市场经济的同义语的盎格鲁-萨克逊模式(Anglo Saxon model)之外,还有像日本这样迥然不同的经济体制。在

政府与企业的关系:日本的经验与教训

     冷战结束后,经济学家对经济体制的兴趣,由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比较,转移到资本主义内部的差异上,他们意外发现,在通常被认为是市场经济的同义语的盎格鲁-萨克逊模式(Anglo Saxon model)之外,还有像日本这样迥然不同的经济体制。在

叶檀:创维和国美的“进化”显示着市场的理性与企业的希望

 黄宏生于7月4日保释出狱,这一消息刺激创维数码接连上涨。这不仅是资本市场对于黄宏生企业家能力的肯定,更是对于职业经理人模式的肯定。   按照德隆模式,在公司核心人物出事之后,资本与实体帝国随之轰然倒塌,大多数时候被国企接管,随

服装店经营策略 服装品牌的策略与企业的经营

古代到近代的商业经营,主要靠的是好的产品和声誉。所谓“有口皆碑”,消费者口口相传,质量信誉高于一切。如药王“同仁堂”靠的就是长期坚持用料(药材)精良,加工质量上乘,信誉第一,童叟无欺;还有著名的全聚德、瑞蚨祥、陆和升等,其有特色的

《从不竞争》序四:企业家的价值与企业的尊严

7天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,对于创业者而言,既是成功的标志,也是资本市场对企业家艰辛付出的直接肯定与有效回报。这里所说的企业家是从熊彼特创新角度出发的,强调创造性的毁灭:他们总是不安于现状,总是把眼光投向市场的深处和不可预

林聪颖创业:与企业的生存周期赛跑

20年前,当林聪颖离开当地粮食局开始创业生涯时,并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。如今,他坚定地认为,当年他的创业基础如果不是一穷二白,也许就根本无法走到今天。   走过了15年,“九牧王”西裤已经做到了全国前茅。但林聪颖常对员工说:企业

声明:《企业家与企业的冲突:非常可怕的伪骄傲》为网友聆廳雨亱分享发布!如因用户分享而无意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