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

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

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

要问那个皇帝有没有地位?

看有没有像样的照片留下来就OK啦。

授权自

zhihu.com/question/26235382/answer/294054343

唐昭宗绝对是个悲剧。

大厦将倾,他左右折腾,最终还是被压死了。

888年继位时,昭宗已经没什么本钱了,大唐的灭亡进入了倒计时。

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

890年割据形势

唐昭宗是红色部分。

可见,这时候的中央政府,无非是一个小藩镇而已。

如果昭宗不折腾,一心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,倒计时的沙漏自然可以流得慢些。

然而,昭宗立志要恢复大唐荣光,当中兴之主。

于是乎,迎接他的是一个加一个的悲剧。

最终,他把剩下的家当输了个干干净净,受尽屈辱而死。

昭宗选择折腾有错吗?

可以说一点错没有。

如果他不折腾,能混个“昭”的庙号吗?

能获得史家的同情吗?

你看看三国时的刘表,单骑入荆州,跨蹈江南18年,绝对是一个牛人。

但后人怎么评价他的,易中天老师直接送他外号“漂亮的草包”。

为啥?

不就怪他不进取么?

不就是他折腾得不够么?

昭宗如果真的偏安一隅、姑息藩镇续命,最后大唐灭亡时,他八成会被叫做“唐炀宗”,然后关于他荒淫无耻、酒池肉林的段子满天飞。

左右都要完蛋,还不如豪赌一把,万一赢了呢?

中六合彩的几率低得惨不忍睹,但买的人何尝不是成群结队呢?

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昭宗是如何折腾,又是如何输光的。

引文如未标明皆出自《资治通鉴》。

1. 领衔讨伐李克用。

作为事后诸葛亮,人人都明白这是昭宗的昏招,没事惹李克用这种大牛干嘛?

但我前面已经说过了,混吃等死这条路没法走,昭宗必须要折腾一下。既然要折腾,李克用是无法绕开的。

从上图可以看出,李克用就是山西、陕西的super power。

在多方博弈的背景下,这种大佬担负着维护“国际秩序”的责任。

具体的说,哪个藩镇不知好歹,要火并另一个,挨打方都会找李克用出头。

当然,在为别人出头的过程中,李克用自然会扩张一下自己的权力。

想当年(885年),唐僖宗想从河中王重荣(图中王重盈的地盘,深绿色)手中收回盐利,王重荣不干,于是开打。

那时中央政府的实力还行,收拾王重荣并无太大难度。

然而,王重荣马上找李克用来“维持秩序”了。

结果当然是中央政府惨败,僖宗跑路去了凤翔,还被朱玫、李昌符趁火打劫,差点帝位都丢了。

令孜遣玫、昌符将本军及神策鄜、延、灵、夏等军各三万人屯沙苑,以讨王重荣。重荣发兵拒之,告急于李克用,克用引兵赴之。十一月,重荣遣兵攻同州,刺史郭璋出战,败死。重荣与玫等相守月馀,克用兵至,与重荣俱壁沙苑,表请诛令孜及玫、昌符。诏和解之,克用不听。十二月,癸酉,合战,玫、昌符大败,各走还本镇,溃军所过焚掠。克用进逼京城,乙亥夜,令孜奉天子自开远门出幸凤翔。

由此可见,想中兴大唐,扩张势力的唐昭宗,打李克用是最佳选择。

如果打其他人,李克用也会过来掺和,不如直接对付李克用一个。

何况此时,李克用正一头包。

北边攻打赫连铎,却因李匡威的掺和失败,还有个小弟叛逃;

刚攻下邢、洺、磁三州,任命的团练使就被打死了。

李克用将兵攻云州防御使赫连铎,克其东城。

铎求救于卢龙节度使李匡威,匡威将兵三万赴之。

丙子,邢洺团练使安金俊中流矢死,河东万胜军使申信叛降于铎。

会幽州军至,克用引还。

派兵去河南帮助时溥,结果被朱全忠的儿子灭了。

时溥求救于河东,李克用遣其将石君和将五百骑赴之。

溥出兵掠砀山,全忠遣牙内都指挥使朱友裕击之,杀三千馀人,擒石君和。

赫连铎、李匡威、朱全忠3个一起上表昭宗,要求讨伐李克用。

乍一看,这不就是传说中的“机不可失”吗?

更让昭宗高兴的是,他刚拍板决定出兵,李克用又遇到了个大麻烦:潞州叛乱了。

潞州就是上党郡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长平之战的地点。

什么叫天赐良机?

什么叫旗开得胜?

昭宗和大臣们都笑开了花,然而,这一切利好消息都是幻觉。

中晚唐以来,朝廷讨伐独立型藩镇,是非常困难的。

当年淮西吴元济,就3个州的地盘,唐宪宗出动十几个藩镇的兵马,折腾了快4年才搞定。

为什么?

因为那些藩镇的骄兵个个狡猾得很,知道怎么磨洋工,怎么多拿钱少干事。

唐宪宗时,藩镇都还老实,也已经是这个德性了。

昭宗时期会怎么样,还用多说吗?

我们看看讨伐军的阵容。

壬子,张浚帅诸军五十二都及邠、宁、鄜、夏杂虏合五万人发京师,上御安喜楼饯之。

张浚会宣武、镇国、静难、凤翔、保大、定难诸军于晋州。

五十二都:禁军。

田令孜当年招募了五十四都,昭宗基本上都派出去了。

镇国:韩建的军队。

邠宁(静难):王行瑜的军队。

鄜坊(保大):李思孝的军队。

夏绥(定难):李思谏的军队。

宣武:朱全忠的军队。

凤翔:李茂贞的军队。

除了韩建目前还算听话以外,其他藩镇哪个是善茬?

他们跟着讨伐李克用,显然都会以磨洋工混钱为主,有便宜就占一下,战事吃紧就马上跑。

这种“友军”在旁边,往往就是灾难。

镇国节度使韩建以壮士三百夜袭存孝营,存孝知之,设伏以待之。建兵不利,静难、凤翔之兵不战而走,禁军自溃。河东兵乘胜逐北,抵晋州西门。张浚出战,又败,官军死者近三千人。静难、凤翔、保大、定难之军先渡河西归,浚独有禁军及宣武军合万人,与韩建闭城拒守,自是不敢复出。

你看,韩建和李存孝PK正紧,王行瑜、李茂贞俩猪队友不战而走,把禁军都吓得自溃了。

接着李思孝、李思谏俩酱油男也回家了,你说仗还怎么打?

相比之下,朱全忠的宣武军表现得还可以。

他是河南的super power,和李克用一个级别。

但是,有魏博、成德这俩老牌独立藩镇阻隔,朱、李只能隔空对招。

谁要敢带着大军去PK对方,都会让魏博罗弘信、成德王镕害怕的,这是不是传说中的“假道灭虢”之计啊?

弟摄洺州刺史迁,素得士心,众奉之为留后,求援于朱全忠。全忠假道于魏博,罗弘信不许。全忠乃遣大将王虔裕将精兵数百,间道入邢州共守。

李克用攻打邢、洺的时候,朱全忠就想借道魏博帮忙,罗弘信不干。

乙酉,朱全忠自河阳如滑州视事,遣使者请粮马及假道于魏以伐河东,罗弘信不许,又请于镇,镇人亦不许。

这个时候朱全忠又要借道打李克用,罗弘信、王镕都表示拒绝。

同样的,如果李克用要派重兵借道打朱全忠,也会被拒绝的,前面他只能派500骑兵去支持时溥就是这个原因。

最后,李克用好好给昭宗上了一课:劳资父子三代忠臣,你居然听张浚这个奸臣的挑拨来讨伐我!?看我带50万雄兵和张浚斗上一斗。如果输了,我随便你处置。要是赢了,我就骑马到你面前,把奸贼从你的王座旁边踢飞,再向先帝谢罪!

“今张浚既出帅,则固难束手,已集蕃、汉兵五十万,欲直抵蒲、潼,与浚格斗;若其不胜,甘从削夺。不然,方且轻骑叩阍,顿首丹陛,诉奸回于陛下之扆座,纳制敕于先帝之庙庭,然后自拘司败,恭俟鍎。”

损失惨重的昭宗吓得赶紧贬了张浚、孔纬这俩主战派,向李克用示好。

诏再贬孔纬均州刺史,张浚连州刺史。赐克用诏,悉复其官爵,使归晋阳。

二月,加李克用守中书令,复李罕之官爵;

再贬张浚绣州司户。

2. 和大太监杨复恭翻脸。

关于唐朝的太监,后面来介绍。

皇帝想在青史上留下好名声,就必须diss那帮死太监,昭宗受后世文人同情的另一个原因就在于此。

昭宗时期,杨复恭通过认干儿子,势力范围辐射到了山南西道、剑南东川,对昭宗的礼数不敬。

六军十二卫观军容使、左神策军中尉杨复恭总宿卫兵,专制朝政,诸假子皆为节度使、刺史,又养宦官子六百人,皆为监军。假子龙剑节度使守贞、武定节度使守忠不输贡赋,上表讪薄朝廷。

以前田令孜对僖宗不敬,僖宗忍了,昭宗可不想向他的废物老哥学习,否则指不定史官会怎么描述他呢。

于是他撤了杨复恭的职,并派禁军攻打他的势力。

周围的藩镇一看,我靠,天上掉馅饼了,赶紧灭了杨复恭抢地盘啊!昭宗想阻止,可人家压根不听。

最后,杨复恭的势力完蛋了,凤翔李茂贞,西川王建(前蜀的开国皇帝)成为最大赢家。

左神策勇胜三都都指挥使杨子实、子迁、子钊,皆守亮之假子也,自渠州引兵救杨晟,知守亮必败,壬子,帅其众二万降于王建。

杨守亮是杨复恭从兄杨复光的养子,他的三个养子掌管三都神策军两万多人,一并投降了王建。

天威军使贾德晟,以李顺节之死,颇怨愤,西门君遂恶之,奏而杀之。德晟麾下千馀骑奔凤翔,李茂贞由是益强。

天威军也是禁军之一,千把骑兵投靠了李茂贞。

这通折腾过后,昭宗的本钱更少了,王建和李茂贞都肥了。

尤其是李茂贞,杨守亮的山南西道基本上都被他占了。

3. 反抗李茂贞。

太监杨复恭势力大了,对昭宗不尊敬。

现在他完蛋了,李茂贞来了,同样不把昭宗当头蒜啊!

这就是前门驱虎,后门进狼。

杨复恭昭宗忍不了,李茂贞就更不行了!

昭宗表示,劳资非要给你点颜色看看!

杜让能,这事就交给你负责了!

杜让能当时就哭了,我哪干得了这事啊!

万一打不赢,皇上不会把我扔下车吧?

昭宗表示不会的,你只管调兵调粮,打仗的事我交给咱李家宗室。

老杜还想多拉几个人壮胆,昭宗说你是首辅宰相,怎么能一味逃避呢!?

话说到这份儿上,老杜只能赶鸭子上架了。

上曰:“王室日卑,号令不出国门,此乃志士愤痛之秋。药弗瞑眩,厥疾弗瘳。朕不能甘心为孱懦之主,愔愔度日,坐视陵夷。卿但为朕调兵食,朕自委诸王用兵,成败不以责卿!”让能曰:“陛下必欲行之,则中外大臣共宜协力以成圣志,不当独以任臣。”上曰:“卿位居元辅,与朕同休戚,无宜避事!”让能泣曰:“臣岂敢避事!况陛下所欲行者,宪宗之志也;顾时有所未可,势有所不能耳。但恐他日臣徒受晁错之诛,不能弭七国之祸也。敢不奉诏,以死继之!”

经历了李克用、杨复恭事件后,禁军不是以前的禁军,李茂贞也不是以前的李茂贞了。

此消彼长,昭宗毫无机会。

禁军皆新募市井少年,茂贞、行瑜所将皆边兵百战之馀,壬午,茂贞等进逼兴平,禁军皆望风逃溃,茂贞等乘胜进攻三桥,京城大震,士民奔散。

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昭宗,哭着贬了杜让能,并杀了西门君遂、周潼、段诩三个太监,说我被太监们迷惑了,现在杀了他们谢罪,可以了吧?

李茂贞表示你当我傻子吗?

乖乖杀了杜让能,否则要你好看。

无奈之下,昭宗只能赐杜让能自尽,并给他安了个贪污的罪名。

李茂贞勒兵不解,请诛杜让能然后还镇,崔昭纬复从而挤之。冬,十月,赐让能及其弟户部侍郎弘徽自尽。复下诏布告中外,称“让能举枉错直,爱憎系于一时;鬻狱卖官,聚敛逾于巨万。”

此役之后,昭宗已经傀儡之相尽显,不光是李茂贞,王行瑜和韩建也来欺负他了。

这时,李克用来帮忙了。

4. 排斥李克用。

作为维持”国际秩序“的大佬,昭宗被欺负李克用能不管吗?

勤王本身就是出兵关中的绝佳理由。如果一切顺利,李克用就可以入主关中了。

大佬一出马,王行瑜马上就被灭了,李克用还要继续灭李茂贞,昭宗马上告诉他,行了,王行瑜才是最坏的人,李茂贞我原谅他了,您快回去吧!结果,李克用无奈离开了,李茂贞占领了王行瑜以前的领地,依然嚣张跋扈。

很多人看到这里,都会怀疑昭宗的智商,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

然而,从消灭杨复恭的经历上,昭宗已经明白了,李茂贞、李克用,都是一丘之貉。

灭了李茂贞,无非是让李克用欺负而已。

克用去,二镇贡献渐疏,表章骄慢,上自石门还,于神策两军之外,更置军圣、捧宸、保宁、宣化等军,选补数万人,使诸王将之;嗣延王戒丕、嗣贾王嗣周又自募麾下数千人。茂贞以为欲讨己;语多怨望,嫌隙日构。

李克用走了之后,不甘心的昭宗在李茂贞眼皮底下募兵,这还得了,李茂贞坚决予以打击。

如果是李克用控制关中,你们觉得他会允许昭宗的这种行为吗?

再次被李茂贞暴打的昭宗,没有选择去河东投靠李克用,而是去华州投靠了韩建。

正是这个韩建,抓住机会遣散了昭宗的亲兵,并屠杀了李氏诸王。

建虑上不从,仍引麾下精兵围行宫,表疏连上。上不得已,是夕,诏诸王所领军士并纵归田里,诸王勒归十六宅,其甲兵并委韩建收掌。建又奏:“陛下选贤任能,足清祸乱,何必别置殿后四军。纵有厚薄之恩,乖无偏无党之道。且所聚皆坊市无赖奸猾之徒,平居犹思祸变,临难必不为用,而使之张弓挟刃,密迩皇舆,臣窃寒心,乞皆罢。”遣诏亦从之。于是殿后四军二万馀人悉散,天子之亲军尽矣。

建乃与知枢密刘季述矫制发兵围十六宅。诸王被发,或缘垣,或登屋,或升木,呼曰:“宅家救儿!”建拥通、沂、睦、济、韶、彭、韩、陈、覃、延、丹十一王至石堤谷,尽杀之,以谋反闻。

如果昭宗投靠李克用,李克用会让他带兵在自己身边晃悠吗?要知道,当年曹操可见献帝的虎贲,都会吓得一身汗。

你懂的~

当然,韩建、李茂贞都不是super power。

把皇帝逼狠了,大佬朱全忠、李克用又会来掺和了。

898年,这俩向两位大佬示好,把昭宗送回了长安。

李茂贞、韩建皆致书于李克用,言大驾出幸累年,乞修和好,同奖王室,兼乞丁匠助修宫室,克用许之。

及闻朱全忠营洛阳宫,累表迎车驾,茂贞、韩建惧,请修复宫阙,奉上归长安。

此时的昭宗,已经是羽毛快掉光的凤凰,马上就不如鸡了。

身边的军队,只有宦官控制的部分神策军了。

然而,这帮神策军,居然也和昭宗起了冲突!

5. 神策军变。

宦官和士人的矛盾,那是根深蒂固的。

从汉朝开始,读书人一直在苦口婆心地告诉皇帝:灭了那帮死太监,帝国就中兴了!昭宗时期,崔胤就是”除监派“代表人物。昭宗本来就讨厌宦官,和崔胤一拍即合,天天商量如何干翻阉人。

掌管神策军的宦官,是不是能一手遮天呢?

通读中晚唐的历史,就会发现,宦官集团不是铁板一块,皇帝要灭掌权大太监并不困难。

但是,皇帝绝不能把矛头指向整个太监集团。

简单来说,皇帝看哪个大太监(神策军中尉、枢密使)不顺眼,废他、杀他都不是问题,但新上台的中尉、枢密使必须还是太监。

剥夺太监的军权,屠尽所有太监这种”宏图大业“,往往是没有好结果的。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昭宗一出手,就轻易灭了两个专横的大太监:枢密使朱道弼、景务修。当然,新任枢密使王彦范、薛齐偓也是太监。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还不算太坏。但崔胤一再表示要除恶务尽,所有太监都得死,这就让公公们人人自危了。终于,他们团结了起来。

前面提过了,神策军分左军和右军,最高指挥官是俩中尉,相当于扑克牌的两个大王;

往下一级是枢密使,相当于俩小王。

一般来说,这”四大监王“很难达成共识,所以拥立、废立皇帝,绝不能瞎玩。

想当年宣宗快死时,把他喜欢的三子蘷王李滋托付给了两个枢密使王归长、马公儒和宣徽南院使王居方。

然而,左军中尉王宗实不同意,右军中尉王茂玄不表态,结果王归长、马公儒、王居方都被杀了,宣宗的长子郓王李温成为了懿宗。

此时,面对磨刀霍霍的崔胤,昭宗下面的“四大监王”决定一致对外,让昭宗退位,扶太子登基。

初,崔胤与上密谋尽诛宦官,及宋道弼、景务修死,宦官益惧。上自华州还,忽忽不乐,多纵酒,喜怒不常,左右尤自危。于是左军中尉刘季述、右军中尉王仲先、枢密使王彦范、薛齐偓等阴相与谋曰:“主上轻佻多变诈,难奉事;专听任南司,吾辈终罹其祸。不若奉太子立之,尊主上为太上皇,引岐、华兵为援,控制诸籓,谁能害我哉!”

不过,此时已是群雄割据,废立皇帝、控制中央政府哪能随便玩呢?

一不小心就会引得周围列强纷纷进军勤王的。

公公们的算盘是拉拢周围的李茂贞(岐)和韩建(华)当靠山。

拍板之后,“四大监王”马上付诸行动,可怜的昭宗被废了,关进少阳院,困窘无比。

季述以银□画地数上曰:“某时某事,汝不从我言,其罪一也。”如此数十不止。乃手锁其门,熔铁锢之,遣左军副使李师虔将兵围之,上动静辄白季述,穴墙以通饮食,凡兵器针刀皆不得入,上求钱帛俱不得,求纸笔亦不与。时大寒,嫔御公主无衣衾,号哭闻于外。

面对这种政变,“除监派”代表崔胤哪能坐以待毙呢?

他马上找靠山朱全忠帮忙。

看到这里小伙伴们可能觉得奇怪,你不是说李克用是这一带的super power吗?

为什么崔胤不找他呢?

一是因为崔胤和朱全忠一直穿一条裤子;

二是朱全忠此时风头正劲,盖过了李克用。

不信看图。

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

900年割据形势

900年,朱全忠已经占领了朱瑄、朱瑾、时溥的领土;

洛阳张全义、陕虢朱简都依附了他,朱简还当了他的干儿子,改名朱友谦;

魏博罗绍威、成德王镕、义武王处直都被他打服了;

李克用的邢、洺、磁州,刘仁恭的瀛、莫、景州也被他攻占。

他是光、他是电、他是唯一的神话,他就是此时的super star!

刘季述(左军中尉)和崔胤同时对朱全忠升出橄榄枝,老朱深思熟虑后,决定diss太监,囚禁了刘季述派来的使者。这一下,神策军内部开始慌了。

崔胤敏锐得觉察到了这一变化,拉拢了左神策军指挥使孙德昭,告诉他抓住这个拨乱反正赢取富贵的机会,否则被朱全忠抢到前面,就没你的事儿了!

德昭每酒酣必泣,戬知其诚,乃密以胤意说之曰:“自上皇幽闭,中外大臣至于行间士卒,孰不切齿!今反者独季述、仲先耳,公诚能诛此二人,迎上皇复位,则富贵穷一时,忠义流千古;苟狐疑不决,则功落他人之手矣!”德昭谢曰:“德昭小校,国家大事,安敢专之!苟相公有命,不敢爱死!”戬以白胤。胤割衣带,手书以授之。德昭复结右军清远都将董彦弼、周承诲,谋以除夜伏兵安福门外以俟之。

晚唐五代时期,军队“下克上”是主流。

千万别觉得你官职大,一旦不能让手下满意,出局是分分钟的事儿。

“四大监王”废了昭宗后,各地藩镇都不支持,大佬朱全忠也反对,前途一片黑暗。

指望小弟和你们一条路走到黑?

做梦吧!

孙德昭、周承诲、董彦弼带兵尽屠“四大监王”及其党羽,迎昭宗复位。

当然,他们仨也名利双收,赚得盆满钵满。

丙戌,以孙德昭同平章事,充静海节度使,赐姓名李继昭。

庚寅,以周承诲为岭南西道节度使,赐姓名李继诲,董彦弼为宁远节度,赐姓李,并同平章事;与李继昭俱留宿卫,十日乃出还家,赏赐倾府库,时人谓之“三使相”。

这一通内乱之后,昭宗又鼻青脸肿地爬了起来,可他不知道,还有更大的灾难等着他。

6. 南北司火拼,朱全忠得利

经此一役,宦官的地位大不如前了。

崔胤表示何不趁热打铁,把神策军夺过来呢?

我主管左军,陆扆管右军,大唐中兴指日可待啊!

可是,现在的昭宗已经没那么好忽悠了。

宦官是混蛋,你崔胤就是圣人?

刘季述、王仲先既死,崔胤、陆扆上言:“祸乱之兴,皆由中官典兵。乞令胤主左军,扆主右军,则诸侯不敢侵陵,王室尊矣。”上犹豫两日未决。

昭宗找“三使相”李继昭、李继诲、李彦弼商量,他们一致表示,神策军怎么能交给崔胤这种书生掌管呢?

他们肯定会乱来的,我们还是愿意听命于北司的公公们!

昭宗点头同意,告诉崔胤,我不是昏庸爱太监,只是遵从民意而已。

于是,韩全诲、张彦弘成为了神策军新长官。

这俩都和李茂贞有很深的渊源。

上召李继昭、李继诲、李彦弼谋之,皆曰:“臣等累世在军中,未闻书生为军主;若属南司,必多所变更,不若归之北司为便。”上乃谓胤、扆曰:“将士意不欲属文臣,卿曹勿坚求。”于是以枢密使韩全诲、凤翔监军使张彦弘为左、右中尉。全诲亦前凤翔监军也。

现在的朝廷,庙小妖风大,南司的文官,和北司的太监水火不容。

两方实力都弱,各自抱上大腿。

南司崔胤的后台是朱全忠,北司韩全诲的后台是李茂贞。

朱全忠建议昭宗迁都到洛阳,李茂贞表示凤翔更适合当都城,双方争得一地狗血。

茂贞至京师,全诲深与相结。崔胤始惧,阴厚朱全忠益甚,与茂贞为仇敌矣。

时朱全忠、李茂贞各有挟天子令诸侯之意,全忠欲上幸东都,茂贞欲上幸凤翔。

事以致此,大战一触即发。

朱全忠、李茂贞无论谁赢,对昭宗来说都是灾难。

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问韩偓怎么办啊,能不能让他俩和平相处,平分灭宦官的功劳啊?

韩偓说,太晚了,这俩一定会在京都血战的。

昭宗郁闷至极。

(901年)九月,癸丑,上急召韩偓,谓曰:“闻全忠欲来除君侧之恶,大是尽忠,然须令与茂贞共其功。若两帅交争,则事危矣。卿为我语崔胤,速飞书两镇,使相与合谋,则善矣。”

(韩偓)对曰:“……汴兵若来,必与岐兵斗于阙下,臣窃寒心。”上但愀然忧沮而已。

901年11月,朱全忠带军杀了过来,挡在前面的韩建瞬间就被拿下了。李继筠(李茂贞的干儿子)、韩全诲、李彦弼逼昭宗去凤翔。

昭宗一百个不愿意,却不得不服从。长安宫殿的宝物都往凤翔运了,宫殿都着火了,不走怎么办呢?

丁未,神策都指挥使李继筠遣部兵掠内库宝货、帷帐、法物,韩全诲遣人密送诸王、宫人先之凤翔。

壬子,韩全诲等陈兵殿前,言于上曰:“全忠以大兵逼京师,欲劫天子幸洛阳,求传禅。臣等请奉陛下幸凤翔,收兵拒之。“上不许,杖剑登乞巧楼。全诲等逼上下楼,上行才及寿春殿,李彦弼已于御院纵火。是日冬至,上独坐思政殿,翘一足,一足蹋栏干,庭无群臣,旁无侍者。顷之,不得已,与皇后、妃嫔、诸王百馀人皆上马,恸哭声不绝,出门,回顾禁中,火已赫然。

但跑到凤翔就完事大吉了吗?

笑话!

朱全忠一路杀到凤翔城下。

李茂贞不得已,赶紧找李克用帮忙。

作为曾经和朱全忠平起平坐的大佬,李克用必须全力以赴,把朱全忠赶出关中,否则自己的威望何存?

他派出了得力干将李嗣昭、周德威,大举进攻河中(上图王珂的地盘,绿色,901年被朱全忠拿下),给李茂贞减压。

李克用出手了,朱全忠自然不敢怠慢。

先撂下李茂贞,亲自赶到河中督战。

这一仗打得李嗣昭、周德威惨败,朱全忠趁胜一路杀到晋阳(李克用的都城),吓得李克用差点要跑路。

辛酉,汴军围晋阳,营于晋祠,攻其西门。周德威、李嗣昭收馀众依西山得还。城中兵未集,叔琮攻城甚急,每行围,褒衣博带,以示闲暇。克用昼夜乘城,不得寝食。召诸将议走保云州,李嗣昭、李嗣源、周德威曰:“儿辈在此,必能固守。王勿为此谋摇人心!”李存信曰:“关东、河北皆受制于朱温,我兵寡地蹙,守此孤城,彼筑垒穿堑环之,以积久制我,我飞走无路,坐待困毙耳。今事势已急,不若且入北虏,徐图进取。”嗣昭力争之,克用不能决。

被这样一顿暴扁,李克用再也无力插手关中了,李茂贞找外援计划落空。

不但如此,西边的王建还跑来趁火打劫,抢了他山南西道的地盘。

但李茂贞毕竟不是吃素的,进攻不足,防守还是有余的。

朱全忠大骂李茂贞是“劫天子贼”,李茂贞反骂他是“夺天子贼”。

902年11月,朱全忠依然没攻克凤翔,但李茂贞也快弹尽粮绝了。

城中开始吃人了。

有人冻倒在地上,还没死透,肉就被别人割了。

市场上开始公开卖人肉,比狗肉便宜得多!

是冬,大雪,城中食尽,冻馁死者不可胜计,或卧未死,肉已为人所剐。市中卖人肉斤直钱百,犬肉值五百。

又过了一个月,昭宗实在受不了了,告诉李茂贞,别抵抗了,赶紧和朱全忠和解吧!

我皇家诸王、公主、妃嫔连稀饭都要喝不上了!903年正月,李茂贞终于向朱全忠服软了。

韩全诲等二十余人被杀,昭宗重新任命了4个太监当中尉、枢密使。

茂贞请诛全诲等,与朱全忠和解,奉车驾还京。上喜,即遣内养帅凤翔卒四十人收全诲等,斩之。以御食使弟五可范为左军中尉,宣徽南院使仇承坦为右军中尉,王知古为上院枢密使,杨虔朗为下院枢密使。是夕,又斩李继筠、李继诲、李彦弼及内诸司使韦处廷等十六人。己酉,遣韩偓及赵国夫人诣全忠营,又遣使囊全诲等二十馀人首以示全忠。

接着李茂贞打开了凤翔城门,朱全忠接昭宗回到长安,并大举清洗宦官。

至此,神策军消失在了历史舞台上。

时凤翔所诛宦官已七十二人,朱全忠又密令京兆搜捕致仕不从行者,诛九十人。

是日,全忠以兵驱宦官第五可范等数百人于内侍省,尽杀之,冤号之声,彻于内外。出使外方者,诏所在收捕诛之,止留黄衣幼弱者三十人以备洒扫。

被杀的很多宦官和昭宗关系不错,昭宗却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能亲自写文章祭奠他们。

上愍可范等或无罪,为文祭之。

现在,唐昭宗正式成为傀儡皇帝。但不幸的是,他不是汉献帝,朱全忠也不是曹操。

7. 不作牵线木偶,尤效奋臂螳螂。

太监的神策军没了,新的禁军自然都是朱全忠的人。

乙未,全忠奏留步骑万人于故两军,以朱友伦为左军宿卫都指挥使,又以汴将张廷范为宫苑使,王殷为皇城使,蒋玄晖充街使。于是全忠之党布列遍于禁卫及京辅。

904年正月,朱全忠杀了崔胤,逼昭宗迁都洛阳。

跟着被逼迁的长安士民纷纷大骂崔胤,都是这个烂人,招朱温进京,自己作死就算了,还连累我们!

戊午,驱徙士民,号哭满路,骂曰:“贼臣崔胤召朱温来倾覆社稷,使我曹流离至此!”老幼襁属,月馀不绝。

车驾路过华州,老百姓高呼万岁,昭宗哭着回答:“别叫我万岁了,我不再是你们的主子了!”

还对手下说: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。

甲子,车驾至华州,民夹道呼万岁,上泣谓曰:“勿呼万岁,朕不复为汝主矣!”馆于兴德宫,谓侍臣曰:“鄙语云:‘纥干山头冻杀雀,何不飞去生处乐。”朕今漂泊,不知竟落何所!”因泣下沾襟,左右莫能仰视。

到了陕州,昭宗仍然没有放弃。

汉献帝还写过衣带诏呢,我也来个”绢诏“!

丁巳,上复遣间使以绢诏告急于王建、杨行密、李克用等,令纠帅籓镇以图匡复,曰:“朕至洛阳,则为所幽闭,诏敕皆出其手,朕意不复得通矣!”

朱全忠一看这小子还不老实,又是一通屠杀,昭宗手下打杂的200多人全死光了。

自崔胤之死,六军散亡俱尽,所馀击球供奉、内园小儿共二百馀人,从上而东。全忠犹忌之,为设食于幄,尽缢杀之。豫选二百馀人大小相类者,衣其衣服,代之侍卫。上初不觉,累日乃寤。自是上之左右职掌使令皆全忠之人矣。

逼昭宗迁都洛阳后,朱全忠也陷入了当年董卓的困境,四周的藩镇纷纷做檄文,要求严惩大奸贼朱温。

另外,昭宗除了小动作多,还谈起朱全忠的恶行就气得咬中指直到流血,你这是要写几份衣带诏啊?

老朱表示我受够他了,死啦死啦地!

904年8月,有丁丁的枢密使蒋玄晖带兵杀入昭宗的寝宫。

昭宗衣服都没穿全,绕着柱子跑,被史太一刀砍死,终年38岁。

八月,壬寅,帝在椒殿,玄晖选龙武牙官史太等百人夜叩宫门,言军前有急奏,欲面见帝。夫人裴贞一开门见兵,曰:“急奏何以兵为?”史太杀之。玄晖问:“至尊安在?”昭仪李渐荣临轩呼曰:“宁杀我曹,勿伤大家!”帝方醉,遽起,单衣绕柱走,史太追而弑之。渐荣以身蔽帝,太亦杀之。

老王:16年在位,衣服都没穿好,有脸面见李渊、李世民吗?我觉得是有的,他真的奋斗了一生,真可怜!

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

  

文福网本文地址 » http://www.wenfu.net/yuedu/9540/865462740.html

更多阅读

江畑幸子 江畑幸子老公是谁

昨天看中国女排和日本女排的比赛,除了对中国队的朱婷印象深刻外,另一个 印象很深的是日本队的江畑幸子。江畑的身高不算高,大概和我差不多高的样子,打主攻却有那么强的杀伤力。她的表现,让人很自然的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电视剧角色小鹿纯

激光治疗近视的多少钱 激光治疗近视眼的危害

激光治疗近视眼的危害――简介 近视眼是人们最为无奈的事情,因为许多人都会由于不同原因导致近视眼,但是许多人一旦患有近视眼就会选择激光治疗近视眼。其实,激光治疗近视眼对身体是有危害的。激光治疗近视眼的危害――工具/原料激光

牛肉炖西红柿的做法 牛肉炖柿子

  菜系及功效:家常菜谱   口味:咖喱味      工艺:炖  牛肉炖柿子的制作材料:主料:牛肉300g,西红柿200g  辅料:香菜,少许啤酒  调料:鸡精,盐,花椒,大料,桂皮,草果,葱,姜,蒜,料酒,酱油,适量热水。 

香辣鸡块的家常做法 香辣鸡的不同家常做法

  鸡肉比其他肉类的维生素A含量多,而在量方面虽比蔬菜或肝脏差,但和牛肉和猪肉相比,其维生素A的含量却高出许多。你想自己动手做香辣鸡吗?下面是爱华网小编给大家整理香辣鸡的不同家常做法。  香辣鸡的做法1  材料  原

最经典的人生哲理语录 工作的哲理语句

没有恰如人意的工作,只有可能选择一个更接近你所要走的路的出发点。下面是小编为你整理的工作哲理句子,希望你能喜欢!工作哲理句子精选1 、把艰辛的劳作看作是生命的必然,即使没有收获的希望也心平气和的继续。2 、一个能从别人的观

2017年综治工作计划 中小学综治工作计划范文

加强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,确保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和生活秩序,保障学校及教育系统的安全稳定。下面是小编整理的一些关于中小学综治工作计划范文的相关资料,供你参考。中小学综治工作计划范文(一)一、指导思想:根据新的形势,继

声明:《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活被天下人给玩死了》为网友离开地球分享发布!如因用户分享而无意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